Airbnb,平台亦共享

回复 星标
更多

Airbnb,平台亦共享

3344466

“Everyone comes here for business.”(每个人来到这里都是为了生意)这是钛媒体执行主编杨瑨参加 Airbnb 房东大会 Airbnb Open 的时候,当地出租车司机对于这一次所谓的房东大 Party 的评价。

两周前,一场超过6000人的 Airbnb Open 房东大会在洛杉矶召开。从外媒披露的数据上来看,目前在最新一轮融资中,Airbnb 估值已经超过300亿美元。

相对于前几年,现在的人们已经很容易用“共享经济”或“分享经济”(Sharing Economy)的模式角度去解读Airbnb和Uber们。

3344466

接受这样理念的人,总意图营造一种“使用而不占有”(Airbnb首席执行官 Brian Chesky),“从过度消费到够用即可”(《What is mine is yours》作者 Richel Botsman),“闲置就是浪费”(《The mesh-Why The Future of Business is Sharing》作者 Lisa Gansky)这样观念。

因为在人类普世的价值理念里,“乐于分享”这一品质总是招人待见的。正如造概念是互联网公司最乐于做的事情,这三大价值观,也被绝大部分从业者奉为圭臬极力宣扬,就像前几年大谈特谈 O2O,P2P,互联网+,虽然现在他们对这几个概念已经唯恐避之而不及。

然而他们似乎忽略了的一点是,就算 Airbnb 出现以前,出行使用民宿短租的人,对于房屋本身也是“不占有”,“够用即可”的;在 Uber 出现以前,打车也不是需要占有出租车司机以及车辆的。

最近,埃森哲咨询公司发布了一项关于平台经济(Platform Economy)研究报告十分有趣。报告将互联网产生以来绝大部分经济形态,包括 Facebook,亚马逊,微信,苹果等互联网高科技巨头称之为“平台模式”。在2015年期间,全球最大的15家已经上市的平台企业的总市值高达2.6万亿美元。

在这份报告中,埃森哲给出了平台模式一个概念界定——连接两个或者更多独立的群体,并使之能够通过相互之间的直接互动产生价值的商业模式。

同时,他们认为,数字化平台撮合供需双方,提高了房产、车辆等闲置资产的利用率,消费者也逐渐接受资产共享理念。这将会降低消费者对于相关产品的购买欲望,带来产品需求乃至销量下降。

事实上,平台经济并不是一种全新的商业形态。从广义上来说,平台属于一种交易场所,集市就是最古老的平台经济模式。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周子衡看来,从产业发展史的角度出发,前工业时代是一个自然生态环境下的经济体系;传统工业时代,亦即旧经济是一个“物理环境”下的经济体系;数码网络时代,即新经济的时代是近乎于“数理环境”下的经济体系。

这种阐述,有一个更有意思的说法是,旧经济形态属于柜台经济,是“物理环境”约束下的经济活动;而新经济的平台经济是接近于“数理环境”下的经济活动。

由于网络数字技术的普及和应用,个人在经济参与广度、频度、深度、甚至强度都获得了极大的提升。在这样的情况下,周子衡认为,以居民个人或者家庭部门的庞大经济势能得到了极大的释放,成为了社会经济体系中最为活跃的部分。

数字化正在重塑商业世界,带来的不仅仅是效率的提升,而且推动着商业模式的创新和演进,甚至给产业带来颠覆性的变化,在非标住宿业内也是如此。

一份来自 Slice intelligence 的研究数据表明,最近这一年的时间内,Airbnb 的收入增长势头已经超过了传统的 OTA 网站,这些网站包括了 Booking.com,Expedia,Hotels.com,Hotline,Orbitz 和 Priceline 等巨头。

3344466

埃森哲的报告认为,当下平台经济面临最大的挑战是——更加复杂的价值创造模式与利益关系考验着企业的协调和管控能力。在平台经济的模式里,平台为平台上的所有参与方创造价值,协调、管理各方面之间的关系,规范参与方的行为,确保他们之间的良性互动,让所有参与方都能从平台中受益。

Airbnb 们也正式如此。在平台的发展中,Airbnb  刚上线的时候,并不被看好。然而,当创始人租借专业的单反设备为房屋拍照之后,订单量得到了迅速增长,因为为房屋配备专职摄影师拍照成为了Airbnb一个重要工作议程。与此同时,他们在 Open 大会上最新发布的 Trips 产品,也是带着极强的平台经济基因。

在国内,Airbnb 的学徒们也正是如此。小猪不仅仅组织专业的摄影师为房东拍照,在最新一轮融资之后,CEO 陈驰表示下一个发展的重点就是,为房东免费安装智能锁,构建保洁系统团队,以及完善健全的房东房客信用体系等。

与其说Airbnb们这类新商业模式属于“分享经济”,不如把其看做是平台经济的另一种形态。

数据正在不断地佐证这一点。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对美国4579名“共享经济”从业人员进行了相关的调查发现,超过56%的从业者表示,这种依靠所谓“分享”而来的收入,是其收入来源中“必不可少的或者重要”的部分,而并不仅仅是赚点零花钱而已。而且,其中有32%的“打零工”人员并没有其他的工作。

就像在滴滴上“全职”司机才是主流,民宿公寓平台上,“职业房东”才是最大的获利者。就钛媒体记者从国内 Airbnb 学徒小猪身上得到的数据——拥有一套以上房源专职做民宿短租业务的“职业房东”已经高达50%以上,并且数字一直呈现上升的趋势。

所以,无论Airbnb们如何讲述一个美好的房东故事,打造一种 C2C 或是 peer-to-peer 的商业氛围或者市场,其实本质更大程度上是平台经济在民宿短租行业的延伸。(本文首发钛媒体)

新窗口打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