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17年前能“挡子弹”的3310?诺基亚却已经变了…

回复 星标
更多

还是17年前能“挡子弹”的3310?诺基亚却已经变了…

3369023

文|李云蝶

一个IP用了17年,依然能撑得世界顶级移动通信大会的场子,除了诺基亚也没谁了!

巴塞罗那当地时间2月26日下午4点,MWC正式开幕前一天,诺基亚举行新品发布会,正式推出两款安卓智能机诺基亚5和诺基亚3,以及变身“全球版”的诺基亚6,让人惊讶的是,后者新增版本的内存竟然比国内版还低了32G。

甜蜜而悲伤的是,几款最新旗舰依然没能阻挡曾经的“全球最畅销手机”诺基亚3310成为整场发布会的唯一亮点。

25天待机、22小时通话、QVGA屏幕、彩色外壳、双卡双待,还有一度令人沉迷的贪吃蛇——这些复古功能的微创新,以及比2000年初次发行时的129欧元还要便宜一半的价格(59欧元,折合人民币约430元),使得它即使无法连接WiFi、没有GPS、没有应用商店,只能用2.5G网络上网、打电话、发短信,也依然可以满足情怀党的全部需求。

而比发布会本身更吸引人的,是一个英国老兵Dave Mitchell晒出的“服役17年不死”的“3310”,这部神机随他去过伊朗、阿富汗,经历过炮火的洗礼,无数次被摔到地上、泡在咖啡里、误扔进洗衣机中,然而,只要“关机”和“扣电池重启”,就可以完美满血复活。

诺基亚在MWC上的亮相看起来是个有话题性的开始,然而,当其他厂商都在纷纷追逐黑科技,HMD(芬兰手机制造商,诺基亚新的合作伙伴)的这场十年契约刚一开场就打出的这副“回忆杀”,真的是一手好牌吗?

“致敬”和“怀旧”

作为重要纪念日的传统习俗之一,从运动鞋、牛仔裤,到手表、皮包等奢侈品行业,“复刻”在各行各业都是大品牌的专属特权。

举个例子,20世纪90年代,刚度过石英危机并重振旗鼓的机械腕表行业便掀起了一股“复刻”风潮,以精美的工艺与人性化的历史故事吸引了大批眼球。

从百年灵的航空计时表,到雷达的金马、卡地亚的TANK,再到瑞士著名珠宝品牌PIAGET(伯爵)2009年为庆祝Piaget Polo系列面世30周年,推出的两款镶钻的白金腕表,在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每个稍有年头的表厂都会陆续不断地推出复刻表。

在越来越倾向于“文化营销”的市场环境下,“复刻款”经典产品的确对梳理品牌历史、强调了品牌自身的独特性、进行深度宣传推广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

然而,与前者不同,身处以最新科技和技术为刚需的消费电子行业,手机的“复刻款”还有多大价值呢?

更何况,即便要发布一款“复刻版”,诺基亚剩下的选择也并不多了。

要知道,在诺基亚消失的这几年,“致敬”老诺成了它的国产竞争者们吸引消费者的一张常用情怀牌。

去年9月5日,魅蓝手机发布会前夕,魅族就曾利用“诺基亚E71”全键盘手机作为邀请函,暗示新机魅蓝MAX主打商务功能;就在不久前的2月22日,360手机也将“诺基亚N81”作为旗下N系列新品N5的邀请函,想沾沾当年游戏“街机”的喜气。

作为一年内被翻出的第三款老诺基亚机型,短期内反复的IP消耗,对品牌本身就是一种损伤。

手表界就曾有过这样的案例,上世纪50年代,著名的宝珀“50噚腕表”在潜水表领域一度极具代表性,但自从1997年开始,宝珀不断地推出技术更新的各种复刻表款,虽然市场反响非常好,但也渐渐失去了金贵、珍稀的“架子”。

而比让看客失去新鲜感更严重的是,“One More Thing”(指主产品之外,额外发布的一项产品,比如此次的诺基亚3310)已经彻底夺走了主角的风头。

创新在哪里?

在MWC上推出的几款产品,的确有些不合时宜。

毕竟,MWC与一般手机发布会不同,它代表着各大厂商本年度的最新科技成果和最高技术水平。

反观当年打败了诺基亚等一系列功能机的苹果,乔布斯在1998年复出苹果后的第一次MACWORLD 大会上,第一次在演说中提到“One more thing”。

要知道,在那之前,苹果公司的股价已经从1992年的每股60美元,跌至1996年年底的每股17美元,年销售额也从110亿美元跌至70亿美元,亏损达10亿美元。然而,这并没有影响苹果当年的创新。

诸如2002年的12英寸PowerBook,是当时全球体积最小、最轻薄的笔记本电脑;再如2004年iPod Mini的5种糖果配色,直接帮助其接下来在市场上获得成功;而无论是2009年iPhone4的Facetime功能,还是2011年乔布斯在他的最后一场发布会上展示的苹果iCloud云端服务,每一次的“One more thing”都对当年产品起到了良好的辅助作用。

这样看来,诺基亚的“One More Thing”的确有些鸡肋。

再看诺基亚此次发布会的主角——“诺基亚5”和“诺基亚3”:720p屏幕、骁龙430和联发科四核处理器,“2GB RAM+16GB ROM”的内存配置,800万的前置摄像头,每一项配置都是复古级别,与如今国内千元机的标配都差了几个档次。

暂且不谈全球市场,单单在诺基亚6的首发地中国,如今全球手机竞争最激烈的市场,这样的机型都是没有任何竞争优势的。

直到现在,诺基亚的主要出货量仍旧停留在功能机市场。

根据数据分析公司Strategy Analytics发布的最新报告,诺基亚在2016年出货了3530万部功能手机,占到该细分市场8.9%的份额,位列第二。

即便如此,功能机霸主也依然被三星占据,后者出货量达到5230万部,占比13.2%,而排名第三的TCL阿尔卡特,出货量为2800万部,市场占比7%,与诺基亚差距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全球功能手机出货量约为3.96亿部,而据IDC之前公布的数据,2016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14.7亿。按照这个数量计算,功能手机的出货量只占据了总出货量的21%左右,并仍在持续下滑。

在这种情况下,在智能机领域创新不足的诺基亚,即便是抓住功能机的救命稻草,也维持不了多久。

而此次诺基亚发布的唯一一款智能硬件,上个月刚刚收购来的Withings Steel HR智能手表,或许只是为了配合手机复出,基本就是将原有产品换成了诺基亚的logo,看点有限。

来自对手的怀念或许能够衬托出自己的江湖地位,一味的顾影自怜只能证明“廉颇老矣”了。

在复刻版层出不穷的年代,手表界有一句经典名言,“‘玩表’的人才更热衷复刻款,而不是‘用表’的人”。

这句话也同样适用于情怀过度的诺基亚,无论余晖多么美丽,3310现在可能连消费电子产品都算不上了。

新窗口打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