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收提成号角从这里吹响

回复 已回复1 星标
更多
«创收提成号角从这里吹响»

1988年5月17日,《健康报》头版头条刊发了评论员文章《提高医务人员待遇的可行办法》。该文核心提示:由国家拿钱来提高医务人员的工资这种办法行不通,但在商品经济环境下,通过“创收提成”来改善医务人员待遇,是一个能为社会接受的办法。社会是否接受,大家感觉去)如今,整整26年过去了,合理提高医务人员待遇并没有走向正轨,而“医院创收”却愈演愈烈。显然,公立医院创收提成的号角是从这里吹响的。

回望历史,会发现我们很冲动。30年前,“积极推行各种形式的承包责任制”,“允许有条件的单位和医疗卫生人员在保质保量完成承包任务”风靡一时,口头上并没有忘记医疗卫生服务质量和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际上一直鼓吹“从事有偿业余服务,有条件的项目也可进行有偿超额劳动”,“卫生防疫、妇幼保健、药品检验等单位对各项卫生检验、监测和咨询工作实行有偿服务的收入,等等。简而言之,就是政府“给政策,不给钱”,允许医院以工助医”、“以副补主”、“有偿服务”。所以,该头版头条也是当时政府不投入的政策下鼓励医院搞“创收提成”

新医改五年,“创收提成”口头要禁止了,而实质上“创收提成”并没有停止。今年一纸《关于控制公立医院规模过快扩张的紧急通知》并没有遏制公立医院扩张势头。人们在问:能遏制吗?殊不知,政府并无意在遏制。为什么要遏制呢?遏制,我政府不是要付出更多吗?公立医院在想,没有扩张,没有设备,哪来患者数量的增长?我何以以民营医院对垒?不“创收”,医生待遇从何而来?医院如何生存与发展?然而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公立医院发展模式就固化在——“创收提成”四个大字!诚然,“创收提成”最大的收益是国有资产增值了,是我们院长与政府常常津津乐道的!而“创收”带来的“大处方”、“大检查”医生提成了,群众“看病贵”的灾难深重了;外加“薄利多销”下,医务人员的劳动强度极度增强,医生尊严每况贬值。悲壮呀!

“创收提成”使公立医院公益性成色渐减,是医生的行为逐步走向市场化,“创收提成”也就顺利成了。诚如26年前的这篇文章的评论员所说:“不少防保机构根据不同情况实行有偿服务,收到良好效果,初步改变了预防保健工作单独依靠国家补助的状况,卫生防疫人员也能从创收提取一定报酬。不少人员多,病人少,越办越穷的乡镇卫生院,把多余的非卫校人员组织起来搞副业、办工业,实行以副养医、以工助医。”这些都说明,依靠创收提成来改善医务人员待遇是切实可行的当然。不要忘记:这是1988年——全民经商的时代!

曾有人提出两个有趣的公式,第一个是“不合理的制度→不合理的创收手段→努力达到收入水平的期望值→尽力不要被文明社会应有的公平合理拉下太远”,第二个是“不合理的制度→合理的手段(追求极端道德不搞创收)→必然达到不合理的结果(医生成为低收入人群)→医疗队伍低素质化、荒漠化、医院散伙→患者受害”。现实呀!孰轻孰重,大家心里都非常清楚。所以,“创收提成”虽是院长们在政府投入不足之下的无奈之举,也是只能成为“最正确”的选择。可是,我们依然不能忘却一个事实:通过创收提成获得高收入并不符合公立医院公益性的属性。我们也非常清楚,“创收提成”并未给医务人员带来真正的高收入,反而带来一系列的问题,诸如过度治疗、过度检查、过度用药等等违反了公共伦理,制造了社会矛盾

事实上,政府投入不足,通过虚高作假大大地提高了药品的市场价格,而对医疗服务价格控得很紧,低到连一个普通的生活服务价格都不如!医院又要“创收提成”,只能让医护人员带着枷锁这薄利多销——开单!“创收提成”变相地到越来越露骨地变成了“开单提成”。医护人员成了医院“创收提成”的马前卒,而患者倒成了这种制度下的牺牲品。医改让人们渐渐感觉到是在改医院、改医护人员,“医”要不要改呢?要,成为医院该新方案提出的:从分发挥医生的积极性。积极性何来?可不能在“创收提成”的路上继续下去呀!

医改新方案提出要回归公立医院公益性的方针应该没有改变,“创收提成”显然就不适时宜了,政府认真地、老实地履行责任才是正道。 “政府引导、市场驱动”强调的是政府与市场的责任划分——技术与服务是根据市场来定价,公益性需要政府来体现。当前一些地区政府公然冲破公共管理的底线,美其名“非禁即入”(实际上是禁止的也无视了),鼓吹公私混合“创收提成”,甚至鼓励社会资本投资、融资到公立医院的大型设备中,共同牟利分成,这是哪门子改革呀?!如此这样,倒不如将公立医院向宿迁早年改革一样——都卖了,这样就不会被人诟病,你爱咋提成,自己提成去。

医改不要再来回折腾了,不要再折腾医护人员,更不要再折腾百姓!中国医改不可乱不能急,一定要坚定信心,合符规律,循序渐进!


来源:波子哥-廖新波新浪微博http://***/s/blog_4940b3f60102v1df.html#rd

2015-02-25 10:35:30更新过
新窗口打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