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MERS疫情防控值得反思

回复 已回复1 星标
更多
韩国MERS疫情防控值得反思»

新华网首尔6月7日电(记者姚琪琳)据韩国保健福祉部通报,截至6月7日,韩国共有64人感染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其中5人死亡。

分析人士指出,从首名输入型患者确诊,到其家属、医护人员被感染,再到出现二代人传人感染,韩国MERS疫情迅速扩散,暴露出韩国政府在防疫管理上存在的诸多问题,值得人们反思。

5月20日,韩国通报确诊首名MERS患者。短短不到20天时间,韩国京畿道、首尔、大田、全罗北道以及军队中先后出现确诊患者。迄今为止,被隔离人数高达1866人。形势之严峻,令韩国政府及各界始料未及。

疫情传播势头“猛”»

有分析人士认为,两个“意料之外”的因素加剧了这次疫情。

第一个“意料之外”是出现了“超级传播者”。专家指出,一般而言,每名MERS患者二次传染的人数仅为0.7人。中国和韩国的最新研究结果均表明,目前在韩国和中国发现的MERS病毒与中东地区发现的病毒高度相似,属于同一种病毒,并未变异。但截至目前,韩国首名确诊患者已先后导致33人感染,不仅他的家人,与他同病房的患者、医护人员,甚至不同病房的患者和短暂停留的探视者都不幸被其感染。专家将病毒传给10人以上的病人定义为“超级传播者”。

第二个“意料之外”是医院成为传播病毒的温床。原本是应该消灭病毒的医院,却成为这次病毒传播的催化剂。据韩国保健福祉部通报,目前出现的64例确诊患者全部集中发生在6家医疗机构内。其中,韩国京畿道平泽圣母医院导致了36名患者被感染MERS病毒。专家分析,封闭的通风系统、隔离措施不彻底、看护和探视文化等可能造成MERS病毒在医院内大面积传播。

出现首例MERS确诊病例及有关医院暴发大面积感染后,一些网络谣言不断在社会上流传,造成部分韩国民众产生恐慌情绪。

国民普遍感觉“慌”»

尽管韩国政府一再强调将严厉打击编造谣言、散布不实信息等行为,并强调目前MERS确诊患者均是在医院内被感染,出现社会“大流行”的可能性很小,但这并未能有效安抚公众。

另外,松懈的隔离措施和市民意识的缺失,加重了民众的不安。据韩国媒体报道,一名被要求在自家隔离的确诊患者接触者,因觉得“隔离无聊”,竟然与朋友外出打高尔夫球。此外,6月5日,首尔一名医生在出现相关症状后仍然参加多个大型活动,接触了千余人,他此后被确诊感染。

在多种因素作用下,韩国民众不得不选择自我保护。近日来,韩国多地医用N95口罩销售一空,街上随处可见戴口罩的行人,大型超市、百货商店、公园等门庭冷落。首尔市还取消了自行车大赛、马拉松大赛等多个大型活动。韩国教育部门表示,首尔已有百余所学校停课,全国已有1300所学校暂时停课。

日益发酵的MERS疫情还给韩国旅游业带来了负面影响。根据韩国旅游发展局公布的最新数据,目前已有超过两万名外国游客取消了赴韩旅游行程。

韩国民调机构5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由于对政府防疫不力感到不满,民众对朴槿惠政府的支持率下滑至34%,较上周降低6个百分点。

政府防控措施“乱”»

分析人士指出,韩国政府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饱受诟病,是因为防控措施有点“乱”。

首先是早期预警不力。在发现首例确诊患者后,韩国保健当局起先一再表示这种疾病“传染性不强”,此后又多次强调发生第二代人传人“可能性不大”。正是由于重视不够,政府的初期防控措施过于薄弱。例如,首名确诊患者的一名密切接触者,竟能脱离韩方监管前往中国,引发了国际社会对韩国疫情扩散的忧虑。

其次是应对措施滞后。在5月下旬首位患者确诊后,韩国政府起先仅以保健福祉部旗下中央对策本部的名义开展防治工作,直到6月1日,总统朴槿惠才就MERS疫情首次表态,3日才下令尽快成立MERS防治应对领导小组。而本应当行使重大安全预警职能的国民安全处,直到疫情发生后的17天,才向国民发送预防MERS预警短信。

最后是政府公开信息渠道不畅。韩国政府曾一再表示,为了不引发社会公众的恐慌,坚持不公开相关医院和患者信息的原则。但这反而引发社会及公众的更大恐慌,亦使得流行病学调查和隔离预防体系频频出现漏洞。

6月7日,代行国务总理职务的副总理崔炅焕公开宣布了韩国政府首个针对MERS的综合应对措施,包括公开确诊患者收治医院及曾逗留医院的名单、加强对自家隔离的监管措施等。

韩国政府是否能尽快扭转“初战不力”的局面,使韩国尽快摆脱MERS的阴影,还需拭目以待。

点击了解健康界社区更多MERS防治资讯http://q.115.com/t-101075-1230354.html

一图丨直面中东呼吸综合征  了解它就不可怕!

致死率高达40%!教你6招防护“类SARS”病毒

MERS防治一线权威解答,确定与不确定一次看全

十大问题了解MERS传播路径

2015-06-08 14:56:15更新过
新窗口打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