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心科普的女博士说:“爱人是我的重要领路人”

回复 星标
更多
醉心科普的女博士说:“爱人是我的重要领路人”
»

在武汉市第一医院,有位“能说会道”的医学女博士。她的本职工作是在检验科从事科研,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医生,不接触患者,也不直接诊断治疗。但她主动作为,将糖尿病科普视为己任。

1907548

冉文卓(左)参加医院健康科普大赛

很多人会好奇,我作为技师,尤其是从未接触过患者的专职科研技师,怎么会想起来做糖尿病科普这样一件事?其实这个问题,我也曾问过自己:为什么我会选择在医院就职,而不像其他科研工作者一样去高校、去科研院所?为什么我会选择与过去研究领域完全不同的内分泌方向来开展工作?

要回答这两个问题,就不得不提到我的爱人,他是影响我做出这个选择的重要领路人,现在是省级医院一名内分泌专业临床医生。我跟他是在读博期间相识。他当时在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学习,我则就读于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在三年的异地恋中,我们经常电话讨论各自的专业、课题。

我的专业是基础医学,起初很少关注临床方面遇到的问题,后来通过他的讲解,我才意识到,科学研究不能脱离实际,不实用的科研无法真正体现出其价值。所以每到假期相聚,我会去爱人所在医院的糖尿病临床中心、上海市糖尿病研究所等地参观学习,切身感受临床工作者的工作状态,也亲眼见证了他们是怎样将遇到的问题进行提炼,通过查阅资料,找寻解决途径,同时提出假设,经过实验验证,进而再反馈回临床。

1907548

从那时起,我就决定,毕业之后要去医院、在临床医生的周围工作,用科研的手段尽可能地解决一些实际问题。我的工作性质虽然决定了我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生,不接触患者、不直接诊断治疗病情,但我的研究思路和设想却不能脱离患者,因为我想弄清楚他们的病是从何而来,又是通过什么病理机制以及如何实现改善和治愈。这就是我当初选择来到医院做科研的初心。

说到健康科普,我觉得这不仅是临床大夫要做的事,更是每一个医务工作者都要担负起的责任。因为“健康所系、性命相托”是每一个医学生的誓言,但凡能对患者有益的事,哪怕不能立竿见影,我也愿意竭尽所能,脚踏实地去践行和尝试。

我国是糖尿病第一大国,但国内糖尿病知晓率、诊断率及控制率很低。许多人不知道自己患了病,也有不少人面对疾病不知该如何应对,甚至也有依从性不好的患者,不采取积极主动治疗,以致病情恶化,引起了严重的并发症。他们需要我们的帮助和指导。在提倡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今天,需要我们坚定信念,做好健康科普,惠及广大百姓和患者,倡导他们用科学的手段保护好自己,没病早预防,患病积极治,那么全民健康这个伟大的梦想就一定能实现。

文/武汉市第一医院医学检验科冉文卓

来源:健康报医生频道,文末有原文链接,值得关注。

853397392018-09-20 17:47:43更新过
新窗口打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