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的谎言,他们为何都被离奇的幻觉困扰过

回复 星标
更多
«
感官的谎言,他们为何都被离奇的幻觉困扰过
»

幻觉和真实的界限有时候很模糊

去世多年的亲人真的会在夜晚回来探访吗?

逼仄的乡间小道在他眼里为何突然变成了平坦的大马路?

大名鼎鼎的Discovery频道会讲述什么样的灵异故事?

日前多家媒体都曾报道,3月3日上午,无锡市某银行门口,一胡姓男子持刀劫持了自己的嫂子。据其家人反映,他并不是要伤害嫂子,而是认为家里人都已经被“追杀者”杀光,故而他要带着嫂子外出“寻求保护”。不久后另有一则报道说,一对年轻的打工夫妻怀揣存款从河南回湖南邵东老家,认为有人追杀抢劫他们,双双跳车。

事后,胡某和青年夫妇都被证明,他们口中所称的追杀者和抢劫者,都是幻觉。他们的幻觉从何而来?生活中,正常人会不会产生幻觉呢?记者采访了数位市民,听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关于幻觉的经历。他们言之凿凿,仿佛历历在目。

“我听到死去的公公婆婆在说话”

讲述者:祁敏,女,86岁,高淳

我家老头子和我年龄一样大,也86岁。我是他家的童养媳,6岁就住进他家。算起来,两人在一起已经生活了80年了。去年十月份,儿女们看到老头子皮肤发黄发红,便带他到医院做检查,结果让我们很难过:老头子得了肾衰竭。医生说活不过三个月。好在老头子想得很开,加上有医保,儿女们又孝顺,倾力治疗,所以,他还是看到了今年春晚赵本山那不咋样的小品。这个月上旬,老头子突然昏了过去,孩子们把他送到医院,医生处理了一下,就建议我们把他带回老家,继续进行药物治疗。能维持多长时间就多长时间。就是从这次老头子回家后,我就发现了奇怪的事。

3月10日那天,老头子回家了。晚上,我把老头子扶上床,就回到隔壁自己的房间。九点多钟的时候,我听到隔壁老头子的呼噜声,就放心地睡下了。模模糊糊的时候,我听到老头子房间里传来窸窣的声音。我还在疑惑,这半夜三更的,谁跑到他房间里来了,谁给他们开的门?而且我住在外面这一间,我怎么就不知道呢?我就赶紧竖起耳朵,结果听出了是一男一女在对话,声音比较老。再一想,把我吓了一大跳,这分明就是我家老公公老婆婆在说话。我赶紧下床,轻手轻脚地走到老头子的房门口,往里一看,果真是他们。公婆背对着我,正站在老头子床边的一张八仙桌旁边,老公公还是以前那种暴躁的样子,他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拍桌子,那发出的声音真真切切,就是肉手拍到木头上的“嘭嘭”声。但他嘴里说的什么话,我却始终听不清楚。我再看看老头子,他依旧睡得很实。

一连几天晚上,我都听到公婆在老头子房间里制造的那种声音。上个星期六,在南京城里的大女儿回来陪我住了一晚,结果那一夜突然就安静了下来,老头子的房间里也没有传出什么声音来。但女儿第二天回城里以后,“嘭嘭”声就又在夜里出现了。

“月光下那队女兵突然不见了”

讲述者:莫强,男,26岁,上海私营业主

说到幻觉,我不知道,五年前的那个夜晚,我和一位战友所看到的算不算是。

五年前,我在南京某部队服役。我们驻地据说也是当年国民党某部所在地,有一栋很老的房子,当地人称戴笠楼。因为有过这样的历史,所以这栋房子在我看来有点阴森,尤其是到了夜晚。

一个冬天的晚上,正好轮到我站岗。那天晚上很冷,风呼呼地刮着,间歇还卷着些碎石屑,打到脸上很疼。我缩着脖子,心里在盘算着换岗的时间。我们岗哨的位置,正对着那栋老建筑的大门。平日里站岗,无论白天黑夜,我都尽量将目光投向外面,从不轻易地向里看。但那个夜晚,为了躲避风沙,我不得不将头侧到了那栋建筑的方向。那扇拱形的大门在夜色中感觉坚硬、冰冷。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就在我闭起眼睛想休息片刻时,我突然听到我的战友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我睁开眼一看,立即有一口凉气噎在喉咙口,进出不得。

那扇大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我看到的,正是它向两边洞开的时刻。寂静的夜里,竟然听不到门轴转动的声响。我们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我和战友立即拉动枪栓,对准大门。我的手开始发抖,我料想会有什么东西从大门里走出来。我看看同伴,他也是,站岗这么久,我们还从来没有发现过紧急情况。门开着,黑洞洞的,好久不见动静。我们吁了口气,但还没松懈下来,就发现里面赫然列队走出来一队女兵。我的心猛地抽了一下,这个驻地根本就没有女兵,更何况她们的服装也非常的奇怪。这么冷的天,她们穿着及膝的裙子,裙腰勒在衬衣外面,脚上穿着半寸高的皮鞋。头上戴着类似护士帽一样的帽子。昏黄的月光下,她们面无表情地朝岗哨的位置“飘”来。我的那位战友哆哆嗦嗦地喊了声:“口令”,没人接话。

就在这时,到了换岗的时间,我看到我的两位战友正步从营区向我们走来,他们的脚步声响亮,在我的视线里,他们和那列女兵擦肩而过,但他们却视而不见。他们来到岗哨前,看到我们紧握枪支,对准老建筑的大门,很奇怪,问是否发生了意外情况。我刚想汇报,定睛一看,女兵消失了,大门也依然紧闭着。

这会是幻觉吗?我和一同站岗的战友都目睹了相同的场面。事后我们曾交流过,坚定了我们的眼睛所看到的那一幕真的出现过。

“父亲去世后曾来看过我”

讲述者:从容,女,34岁,南京某中学教师

我大学二年级的那个八月,父亲因为突发糖尿病并发症意外去世了。当时他才56岁。因为过于突然,我都蒙了。

那段日子,我茶饭不思,经常一个人呆坐在一处,想着父亲的好。想着想着,就泪流满面。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我都在祈祷,希望能在梦中再见父亲。然而,整个暑假都结束了,我也没能梦见一次。

那一年的秋天来得特别的早,国庆刚过,风就裹着寒凉的冷气扑在身上。我不得不回家拿些保暖的衣服。这是一次计划外的回家。尽管经过朋友的开导,加上繁重的学业,对父亲的想念已经藏到骨子里,不轻易地外露了,但若没事,我还是不敢回家,怕回到那个充满父亲气息的屋子。回家后,我和妈妈的谈话都小心翼翼,怕勾起彼此对他的想念。

晚上,我躺在妈妈的身边,也就是父亲生前躺的位置,久久不能入睡。十月中上旬,月亮开始圆了,我看着它,心里还是突然痛了起来。当我收回投向窗外的目光后,我的心头一阵狂喜,我竟然看到了父亲。他静静地站在床边,看着我,还有妈妈。他仍是胖胖的样子,穿着那套白色的纯棉衬衫,目光温柔,嘴角含着一丝笑意。我听着耳边妈妈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张了张嘴,想喊醒她,却发现发不出声音。我的父亲离我是那样的近,真真切切的近,仿佛触手可及。可当我试图抬起胳膊时,却发现无能为力。我只能静静地望着他,没有言语,心情异常平静,后来,不知何时,我进入了梦乡。

我相信,我的父亲真的回来过。

“我明明救了他,他却说我害他”

讲述者:王明建,男,32岁,在江苏某监狱服役

教导员说,你找我想了解一下我曾经出现过的幻觉问题。我不承认那是幻觉,说我有幻觉的,是那个狗屁心理医生。他胡扯!

你可能都知道了。我是因为蓄意谋杀未遂被关进来的,我看到有车子向行人冲过来,我就赶紧上前把人推开。就这样,他们就说我想杀人。我如果不推开他,他就会被汽车撞死了。我不能见到有汽车撞人,我的小妹妹,就是被汽车给撞死了。那年她才六岁,扎着两个小辫子,就在我的眼前给车撞飞了,风筝一样,飘呀飘的,落到地上,就断气了。就差一步,我就能把她推到旁边去了,就差一步。

警察说我危害社会,还说我仇视人类,说我一看到汽车过来,就把人往汽车方向推,是故意的。我怎么可能故意的呢?我明明看到汽车要撞上人了,我才推的,我不能让他们像我妹妹那样被撞飞呀。

就说导致我这次直接入狱的经过吧。我在马路上走着,一辆水泥搅拌车老远就开过来了。我看到,那个开车的司机目光特别凶狠,他直直地盯着我旁边的一位穿红T恤的中年男子,然后就打了方向盘,向这边冲过来。而那中年男人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我哪能见死不救呢,所以我把他用力一推,车子才没有轧死他,不过是轧断了右小腿而已。这人不仅不感谢我,还不分青红皂白地告我,说他走得好好的,突然就被我推到水泥搅拌车的前面了,要不是爬得快,早就被碾成泥巴了。这不是顺嘴胡诌吗?

我不认罪,我根本就没想过杀人,我现在的一切罪名都是因为我要救人。

眼睛和耳朵为何喜欢“无中生有”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几乎一半以上的人都曾经产生过幻觉:看到、听到、闻到或者吃过并非客观存在东西。也就是说,有时候,我们的五官并不是在忠实地履行它们的职责,而是在搞恶作剧。它们为何要和主人捣乱?

长期以来,还流行一种说法:所谓的幻听、幻视,极有可能并非人们的幻觉,而是地球的磁场记录下了若干年前发生的情景,在物理环境相同的条件下,画面和声音就会“重播”。这是危言耸听,还是确有其事?

正常人在什么情况下容易产生幻觉

群体性癔症是怎么回事

地球磁场真的能记录现实情景并进行重播吗

五花八门的幻觉挺吓人

依照目前人们通常掌握的知识,幻觉应该是神经系统的一种反应,因此记者找到了南京市立第一医院神经内科的王军副主任医师,希望能从他那里找到问题的确切答案。

王军告诉记者:“从医学的角度解释,幻觉是一种虚幻的知觉。即在没有相应的现实刺激作用于感觉器官时出现的知觉体验。是常见的知觉障碍和精神症状。”王军副主任解释,通常来说,幻觉可以分为六种。

“一是听幻觉。这是最常见的幻觉,幻听的内容多种多样,可以听到各种声音。最常见的是言语性幻听,幻听者会清楚地听到有人在议论他。比如,你们提到那位劫持嫂子的胡某,他就有可能是产生了幻听,认为有人要追杀他。在幻听的支配下,幻听者有时还会产生暴力行为,如打人、行凶,毁物等。”

“二是视幻觉,这也是比较常见的。幻视的内容也较丰富多样,幻视者看到的形象有时很清楚,可以是现实中的人或物,也可以是虚构的非现实的人或事。当然,有时候他们看到的形象也比较模糊。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幻视常常和人的文化背景有关系,例如,中国人可能会看见鬼怪或龙凤等,而外国人则可能看到上帝或圣诞老人。”

“除此之外,还有嗅幻觉、味幻觉、触幻觉和内脏性幻觉。幻嗅者能嗅到一些特殊的、多半是令人不愉快的气味,如血腥味、腐败味等。幻味者会尝到食物或水中有怪味或讨厌的味道。幻触者会感到皮肤有电流通过或虫爬感。有内脏性幻觉的人,常常能清楚地描述自己的某个脏器在扭转、撕裂、穿孔,或有昆虫在胃内游走的感觉。”

所有这些幻觉,共同的特点都是:人们幻觉到的东西,要么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存在;要么即便存在,也并没有在那一刻出现。

看来,幻觉的名堂还真不少。那么,人在什么情况下会产生幻觉呢?

什么样的人容易产生幻觉

王军副主任告诉记者,幻觉产生的原因多种多样。

一般来说,当身体某些器官发生病变时常常会有幻觉。比如,脑部器官的病变,如大脑颞顶叶长肿瘤或脑血管病及颞叶癫痫等,常常会有幻视或幻嗅的症状出现;再者,人的感觉器官的衰变也会引起幻觉,比如上了年纪的人,有时会听到“轰隆轰隆”像火车行驶的声音,或者“吱吱”像知了发出的声音。这些奇怪的声音,其实是老年性耳聋在作怪。还有某些全身性疾病,如肺心病患者体内二氧化碳潴留,有严重肝脏疾病者血氨增高以及慢性肾衰的病人,体内有毒物质不能排出等等,均会产生幻觉。

除了以上这些,某些精神类疾病也可导致幻觉产生,例如,精神分裂症患者、癔症患者和某些抑郁症病人。精神分裂症的幻觉往往比较荒谬,脱离现实,听起来不太可信,而抑郁症者常是自责性的,和现实比较接近,容易被人理解或误以为真。

王军副主任告诉记者,除了疾病原因,人在吸食某些精神活性物质(例如毒品、饮酒、某些安定类药品如咪达唑仑等)时,导致大脑皮层极度兴奋,也容易产生幻觉。新闻报道中的胡某就是这种情况,据报道他曾在事发前吸食冰毒;人在浅昏迷或者昏睡时也容易产生幻觉;在催眠期间与觉醒时,由于大脑皮层部分功能处于抑制状态也有可能产生某些幻觉。

另外,当突发的事件对人心理造成剧烈的情感波动时,如突发地震、火灾或车祸时也会令人产生幻觉。还有,当人的身体处于极端条件下时,例如,非常饥饿、非常疲倦、非常冷或者非常热,这些时候出现幻觉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耳朵为何能“无中生有”

按照神经内科医生的说法,听幻觉是最为常见的幻觉。那么人们用来听话的耳朵,为什么常常“不听话”呢?带着这个疑惑,记者又找到了南京市立第一医院耳鼻喉科的邓毅主任。

邓毅主任耐心地向记者解释了听的原理。“听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把机械能转化为生物电能的过程。具体说,我们的耳廓收集到空气中的声波,声波经过外耳道、鼓膜、听骨链,接着进入耳蜗,耳蜗内的淋巴液将声波传导至螺旋神经节,再到听神经。此时,机械能已经转化为生物电能,我们大脑皮层的听觉中枢也就接收到了声音信号。”

对于幻听者来说,其实并没有接收到来自外界的声波。比如记者采访到的祁敏老人,她的公公婆婆多年前就已经去世,她显然不可能再听到他们的声音。然而,夜晚徘徊在屋子里的声音来自哪里呢?老人固执地认为,可能是丈夫的重病招来了公公婆婆的鬼魂。而按照医生的解释,她的幻听,其实是听觉中枢神经系统出现了生理性紊乱。“也就是说,虽然没有受到来自外界的刺激,但是听觉中枢就自己在那里工作了,这就产生了幻觉。”

作为五官科的医生,邓毅主任也接诊过一些有嗅幻觉和味幻觉的病人。“这两类幻觉产生的原理和听幻觉类似。”

邓毅主任以嗅幻觉为例,又做了一次解释,“通常来说,嗅的过程包括这么几步:首先,位于鼻腔中上部的嗅细胞吸入空气;然后,有各种气味的分子结构经嗅神经被传导至额叶的嗅觉中枢;这样,人就闻到了味道。”不过,当人的嗅觉中枢出现生理性紊乱时,就会出现无中生有的情况。例如,《佛州灵异事件》中的丹亨,他在夜晚闻到的所谓雪茄味,就是他的嗅觉中枢在作怪。

大脑常常背着眼睛偷偷“看”

邓毅主任的解释,让记者心中产生了新的疑问——还有一种比较常见的视幻觉,它的产生又是谁在作怪呢?

为弄清这个问题,记者请教了中大医院眼科的张瑞医生。张医生先是向记者解释了人眼成像的原理。

“"看"的功能是由眼球和视觉中枢共同承担。我们的眼球,其实就像个照相机。角膜和晶状体是镜头,负责取像、调焦;眼底视网膜就像是底片,负责成像。收集来的视觉信息让视神经产生视觉冲动,并将它们传送到大脑皮层的视觉中枢。最后,由视觉中枢处理视觉信息,产生物像。一个"看"的动作就完成了。”

“在有些特殊的情况下,即便客观物体不存在,我们也能"看"到。比如,你盯着一只亮着的灯泡看了一会儿,然后你关掉了灯,可是却还是"看"到有个灯泡亮着。这种发生在瞬间的影像回放,我们称之为"视觉残留"。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

张医生说,他接诊过很多眼科病人,大部分都是有器质性病变。至于视幻觉病人,他的眼睛本身是好的,但是视觉中枢出现了生理性紊乱,这种紊乱有可能是神经传导通路异常造成的,也有可能是神经传导介质释放异常造成的。当然,视幻觉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引起的。例如,记者之前采访到的从容女士,她曾看到已经去世的父亲站在床前。“她坚持认为父亲回来过,因为她亲眼看到了。而我们都知道,她不可能看到已经去世的父亲。我推测,她当时应是进入了浅睡,大脑皮层还处于活跃状态。所以,确切地说,她是梦到了父亲,而不是看到了父亲,父亲的形象装在她的脑子里,而不是眼睛里。”

至于曾在南京当过兵的莫强,他“看”到那一队女兵,张瑞医生表示很奇怪,“这听上去匪夷所思,而且,他竟然和战友同时看到了那队女兵!究竟是怎么回事,最好还是问问别的专家。”

地球磁场记录声音和画面?可能性几乎为零

莫强看到的女兵到底来自哪里?如果说那是幻觉,为什么他和战友会同时看到?记者再次向莫强求证,莫强在经过一番查找后,把他那位战友的电话给了记者。战友证实了莫强的说法,还补充了一句:“我刚到那里时,就听人家说看到过一队女兵在夜里走路。一开始我还不信,可是后来真被我碰上了。”莫强战友还告诉记者,他离开部队后,也曾多次和朋友谈起此事。有朋友分析说,可能是地球的磁场记录下了若干年前发生在这里的情景,在物理环境相同的条件下,画面和声音就会“重播”。朋友的解释让莫强的战友信服:“听说民国时期,我们这里就是女兵驻地。我们看到那队女兵,肯定就是她们。”

地球磁场果真有这么神奇的记录功能吗?当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南京大学天文系的李旻老师时,他哈哈大笑:“从我们现有的物理学知识来看,这是不可能的。”

李老师说,所谓地球磁场记录声音和画面的说法,大概是源于照相机和录音机的记录原理。“早期的照相机和录音机,的确是一个磁记录。于是人们推测,地球的磁场也有记录功能。这种推测是不成立的。要知道,录音机和照相机可比自然的磁场要复杂得多。如果说那队神奇的女兵影像的确存在,那么,用照相机是可以拍摄下来的。当然,在几十年前,照相和录音的技术还不够发达,那时候拍摄不下来,的确是技术原因。但是现在,照相和录音的技术,远比人们的视觉和听觉更为灵敏,也就是说,只要是人看到和听到的,机器都是可以记录的。而实际上,截至目前为止,还是没有人拍摄和录制到这类的东西。”

对于网络上流传的那些所谓“重现”照片,李旻认为:“真实性无法证实,用photoshop就能做出来。”

群体性癔症让他们众口一词?

对于莫强和战友看到的情形,李旻老师推测:“会不会是群体性癔症?”

记者就此再次请教神经内科的王军副主任。王军副主任给记者讲了一个群体性癔症的案例。据媒体报道,2005年8月,某小学三年级的32名学生中,有3人喝了学校门口商店所出售的袋装饮料后出现恶心、呕吐、腹痛,随后,班级其他同学都相继出现恶心、呕吐,食欲不振。同学们被立即送往当地镇医院治疗,症状仍不缓解,当晚又转到县医院就诊。学生仍有不适症状,后送入医院,肝功、电解质、肾功能、血常规检查均无异常,向家长解释病情,给予学生心理治疗和安抚后,病情都好转了。

“学生们的这种情况,就是典型的群体性癔症。群体性癔症起病往往有先后顺序,有清晰的发病流程。通常先是一人起病,然后周围人因心理不成熟和知识缺乏产生恐惧心理,进而进行暗示和自我暗示,由此多人发生群体性癔症。正因为这样,群体性癔症往往发生在同一区域,在同一环境、同一时间。”不过,王军副主任认为,莫强和战友们的幻觉,还称不上是群体性癔症。“夜晚值班,本来就阴森森的,再加上和平日里的一些传闻联系起来,产生这样的幻觉可以理解。也就是大脑的视觉中枢在瞬间搭错了线。”

至于我们的中枢神经为何会搭错线,会出现生理性紊乱,王军副主任表示,目前还没有非常明确的病理生理上的支持,“有待专业人士继续研究,这个研究成果如果能出来,应该能得诺贝尔奖。”

此帖已被锁定,无法回复
新窗口打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