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盗梦狂想曲",专家称仅存在于理论可能

回复 星标
更多
«
解析"盗梦狂想曲",专家称仅存在于理论可能
»

《盗梦空间》剧照

催眠治疗师正在对一位女士进行催眠,CFP供图

好莱坞大片《盗梦空间》席卷全球之余,也引发了各种有关与此的解析和探究。盗梦、植梦是不是只是传说?多层梦境是否真的存在?人类大脑中,还有多少奇妙和未知的领域有待发现?

植梦深度催眠的力量有多大?

盗梦师柯布为了回到儿女身边,接受了把意念植入梦境这个不可能的任务,集齐盗梦军团踏上了生死未卜的植梦之途。造梦师阿莲构建了四层梦境。在雨街梦境中,通过伪装成费舍尔的叔叔,盗梦军团把一个密码箱和密码反复灌输到费舍尔的潜意识当中;第二层酒店梦境中,柯布等伪装成费舍尔的防御护卫,让费舍尔相信叔叔要骗取遗嘱信息,于是盗梦军团成功进入费舍尔更深层的梦境,并在最后病房梦境的巧妙设计中令费舍尔父子冰释前嫌。一个梦肢解了庞大的商业帝国,这种“杀人于无形”的植梦术是否真的存在呢?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催眠专家何良认为,“植梦”是可能实现的,催眠很可能就是导演诺兰的灵感来源。片中的梦更像现实中的催眠,又或者说《盗梦空间》中的梦是将梦和催眠各自有趣的元素结合制成的幻境。元素一是催眠的人工引导性,梦是自发的,而催眠是可以人为引导的,片中的造梦则让人进入一个别人构建的世界,与催眠师的引导有异曲同工之妙;元素二是梦的防御性,片中费舍尔会在梦中制造一支护卫军让柯布等外来者大吃苦头,这是对现实中的心理防御机制的夸张和想象。心理防御机制是潜意识的一个功能,把自己不接受不喜欢的一些记忆或意念镇压下去。这在梦中是会有的,而催眠则是屏蔽掉这些防御机制,直接触碰你的潜意识。

催眠中确实可以将一些观念直接输入人的潜意识,使得人不知不觉就执行了,这很可能是“植梦”的原型。在国外很多人借助催眠植入的观念,达到节食减肥、提高自信等积极效果。那么这种“植梦”会达到像片中控制人心的可怕力量吗?何良认为可以不用那么担心,因为在催眠中如果输入的是对个体有害的观念,个体是不会接受,甚至可能因被唤醒意识而从催眠中醒来,因为我们的潜意识是“忠心”保护我们的。

记梦通往造梦探险的关键一步

受过特训的盗梦军团在梦中能够做到很多让我们惊叹羡慕的事情,而普通人却常常连自己做的梦都难以记清,这让造梦离我们遥不可及。

何良认为清醒做梦的方法,可能使人类的造梦探险向前迈进了关键的一步。梦的记忆衰退非常快,据科学研究,大概醒来2—3分钟内就会忘记。很多人刚醒来时,往往在发呆或者想别的事情,梦就被干扰和遗忘了。把梦记清楚是需要练习的,首先要在睡前给自己一个暗示“我要在明天早上醒来后记得我做的梦”,对自己讲并且反复想几遍。并在枕头边放好纸和笔,一醒就记录下来。这样多加练习就可以更多地记得自己的梦。

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罗非教授透露,做梦和清醒时的脑电波其实是很接近的,就好像做梦人是清醒的,只不过没有和现实世界关联起来。

多层梦梦中一天,人间一年

中国的神话在构建仙界时讲“天上一天,人间一年”。不谋而合的是在《盗梦空间》中,诺兰将天上人间的时差用在了梦境和现实之间,梦中的时间比现实时间流逝得慢,并随着梦境层数的增多,梦中的时间成12倍地拉长。这成就了高潮部分四层梦境同时撑开的强大张力和紧迫的节奏。空间上的分层和时间上的变慢,在现实的梦中存在吗?

心理治疗师沈东郁透露,两层梦境现实中确实存在。曾有来访者告诉他,自己梦到了咨询师,并且梦中在和咨询师讲自己做的一个梦。他解释说,这是源于凝缩、置换等梦的机制,使得梦总是处于跳跃的情节中,从而产生了梦境分层或者过了很久时间的错觉。而脑科学的证据表明,梦的跳跃性可能来源于眼动。科学证明人的睡眠分5个阶段,大多数梦出现在“快速眼动阶段”,此阶段人的眼球会转动。最近有科学家发现,在这个阶段眼睛的快速活动与梦中场景的切换有很大关系,场景切换越快,眼球转动也就越快。

梦是一种图像语言,是没有时空顺序和逻辑的,梦中的事物很多是变形的、荒诞的,像片中那样“正常”的梦境只是为了便于观众理解。而梦的混乱本质,诺兰则交给“梦境分层”、“时间拉长”来表现。沈东郁说,其实梦的时空逻辑的混乱就是区分梦与现实的钥匙,而梅尔自杀其实是现实中某种精神分裂症的反映。

盗梦仅存在于理论可能

曾有报道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神经学家杰克·格兰特通过一些先进仪器拍出了我们脑海中的画面,但是认知神经科学界的专家都否定了这个说法。专家表示,以现在的科学,可以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技术和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术,通过分析脑电波变化了解一个人是否在做梦。但是梦的具体情节,却没有办法知道。国内中科院心理所罗非教授称,除了本人讲述,仍然缺乏科学技术从旁观者的角度了解梦境。我们的梦现在还是安全的。

令人兴奋的是,《盗梦空间》中的清醒做梦和造梦有着实现的可能。早在2002年,西方就开始流行一种美梦机器(NovaDreamer)。NovaDreamer的开发者是心理生理学家斯蒂芬·拉伯格(Stephen LaBerge)。这位科学家已在斯坦福大学执教25年,其间始终在推广清醒做梦这一概念。NovaDreamer外形像眼罩,它能释放柔和的光线和气味,通过潜意识告诉睡眠者他正在做梦,但又不至于弄醒做梦者。

某心理诊所解梦专家宋效华认为,《盗梦空间》展示了人类意识中原始密码———潜意识。影片中许多“盗梦”的情节在理论上是可以做到的。虽然理论界对梦是否能被“加工”分歧很大,但他认为由于梦的机制主要在潜意识层面,梦能否被加工取决于梦的形成机制,以及丈量梦的三个时间维度———过去,现在和未来。如果我们能够掌握梦的形成机制,就有可能实现对梦进行加工,也就可以“盗梦”。

此帖已被锁定,无法回复
新窗口打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