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一条天路,半部中国史 | 中国自驾地理

回复 星标
更多

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一条天路,半部中国史 | 中国自驾地理

1242688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这句话一出,恐怕要勾起不少人当年痛苦的背诵记忆吧。 《蜀道难》称得上是“谪仙”李白诗歌的代表作,后人对古蜀道少得可怜的认知便是来自于这首家喻户晓的天才著作。 明月峡栈道,摄影/唐彪

1242688

事实上,蜀道这个历史名词远非一个“难”字可以概括,作为中国古代一条建造时间最早、存在年代最久、跨越朝代最多、沿用时间最长、线路艰险复杂、战争达数十次的古交通要道。 它是能与丝绸之路、万里长城、大运河比肩的,被当代文化遗产研究者称为中国四大线性文化遗产,甚至有人说一条千年古道,半部中国历史。 图来自头条免费正版图库

1242688

一、什么是蜀道? 什么是蜀道?有一种说法流传甚广: 广义的蜀道指所有通往蜀地的道路;狭义的蜀道则是长安通往四川的川陕道路,由关中平原穿越秦岭到达汉中盆地,再由汉中盆地翻越大巴山到达成都平原。 (关中、汉中、四川地缘关系,制作by《中国自驾地理》)

1242688

也有学者认为,更准确来说,长久以来在文化史上达成社会共识的“蜀道”,不是字面意义上的“蜀地的道路”或“四面八方通往蜀地的道路”,而是特指穿越秦岭巴山的川陕之路,也称之为“秦蜀古道”。 但不论如何,秦蜀古道并不是只有“一条”,它是关中-汉中-蜀中一个多线的、南北走向的道路系统网络。(秦蜀古道7条主干线,北四南三,制作by《中国自驾地理》)

1242688

每条道都有自己的名称,所经过地区的地理形势、道路险易、开发顺序不尽相同。 几千年来,蜀道基本形成并沿袭“北四南三”的格局:以汉中为划分,北有故道(陈仓道)、褒斜道、傥骆道、子午道;南有金牛道、米苍道、荔枝道。 (在山区和丘陵地区,古代的交通线一般沿河流的走向来开辟和延伸的,如故道和金牛道就是靠嘉陵江河谷联系起来,图为嘉陵江,摄影/车夫)

1242688

它们就像7条粗壮的动脉血管,蜿蜒穿行于秦巴山地,接上其余的分支线,所到之处道狭路险、跌宕起伏,还不时有栈道凌空悬于半空...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汉中石门栈道,摄影/陕川

1242688

二、“一条”千年古道,半部中国史 其实《蜀道难》并不是李白独有的,这本是乐府古题,属“相和歌辞·瑟调曲”中的调名,不少诗人都曾为艰险壮观的蜀道书写过诗篇。 没有人准确知道,“蜀道”这个词最早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至少在魏蜀吴并立的三国时代,就已经有了),只知道最开始是由远古先民出于对交往的需要,懂得“依谷成道”,逐渐“履窄成宽”,在秦巴山地形成天然的原始谷道。 明月峡栈道,摄影/li364789

1242688

那蜀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崭露头角的呢? 尽管有史料记载,早在周武王伐纣时,就“蜀亦从行”,到了战国时期,秦蜀之间的征战、朝会、联盟、通婚等交往史不绝书,但学者普遍认为,秦汉时期,才是蜀道最早被进一步开辟的时期(此前仍属原始谷道阶段)。我们姑且称之为:崛起时期吧!

1242688

(一)秦汉:蜀道崛起 公元前316年,司马错等人率兵出子午道、入金牛道灭蜀,接着又亡苴(jū,其都城在今广元昭化) 、巴,夺取巴蜀之地。 这是秦历史的转折点,取巴蜀之地以经营云南、贵州、进攻楚国,还成为与东方各国争霸的后方基地。 再次po出这张图,制作by《中国自驾地理》

1242688

于是秦后面就不遗余力地大修“通于蜀汉”的栈道,七十多年后(昭襄王末期),就已经是“栈道千里,无所不通”了,到秦完成统一大业,大修驰道时,蜀道就是驰道网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了。 秦灭六国,制作by《中国自驾地理》

1242688

(二)魏晋南北朝:战争风云 没错,作为沟通三大政治(关中)、军事(汉中)、经济(蜀中)重镇的蜀道,自萌生之初,上空就密布着战争风云,尤其每逢历史上分裂割据、王朝更迭的时期。 如果说刘邦烧毁栈道以韬光养晦,是蜀道第一次因军事和政治原因遭到破坏,那么到了动荡的魏晋南北朝时期,蜀道就更悲催了,战火不断,各线也遭到严重的破坏。(图为褒斜道)

1242688

为迎合战争需要,这一时期,蜀道各线进入频繁被破坏后又修复的循环之中,其中褒斜道躺枪的次数最多。 现在褒斜道石门附近的摩崖石刻上,还存有“景元四年十二月十日,荡寇将军浮亭侯谯国李苞字孝章,将中军兵石木工二千人始通此阁道。”的修路见证。 东汉摩崖石刻《开通褒斜道刻石》

1242688

(三)隋唐:走上巅峰 进入隋唐帝国时代,蜀道迎来极度繁荣时期。 这一时期,由于中央与各地方以及周边民族、各国家的联系更趋密切,交通事业因此得到空前的发展,道路的开辟、修筑远超于前代,蜀道也不例外。 蜀道北段的故道、褒斜、傥骆、子午四道被先后辟为官驿大道;南段的金牛、米仓、荔枝等道,也都设驿通邮。

1242688

当时蜀道上的驿站有多少已难以考证,刘禹锡《山南西道新修驿路记》说:褒斜道“自散关抵褒城,次舍十有五。”金牛道“自褒而南,逾利州至剑门,次舍十有七。”这还不是全部。 条条蜀道像扁担一样贯穿秦岭和巴山,把长安和成都紧紧联系在一起,进而沟通中原和西南各地,并与南北“丝绸之路”相衔接,形成一个开放的交通网! 蜀道穿越的,就是巍巍秦岭如斯,摄影/康浩明

1242688

假设我们穿越到那个时期,一定会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从长安通向山南(山南道,嘉陵江流域以东)、剑南各地以及吐蕃、南诏的驿道上,车马行人,络绎不绝...此外,各时期的伟大诗人都曾到此一游,留下众多诗篇。 白宗魏:《蜀山行旅图》

1242688

(四)五代至民国:时代变革 五代至民国,尽管国都东迁,蜀道作为首都与广大西北、西南地区相联系的重要交通孔道地位,依然受到重视,并持续得到修整,但随着社会经济和政治形势的变化,蜀道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变革。 值得一提的是,蜀道线上兴于唐,盛于宋的茶马贸易,对宋的政治经济影响非凡,有学者认为:秦蜀古道才是真正意义上以茶易马的茶马古道。 (法国路易·德拉波特所绘的云南茶马古道上的商帮)

1242688

民国以来,随着近代西方先进交通工具火车、轮船、汽车的传入,直接导致蜀道交通衰落。 然而古蜀道并没有彻底消失。连接川陕两省近现代建设的公路、铁路、高速路,都是在古蜀道的基础上演进的,不少选线也基本沿其线设计施工。 如民国时修建的川陕公路(今108国道路段),就取线于唐宋褒斜道(元明清连云栈)和金牛道;建国后(1958年)修建的宝成铁路,北段取线于故道,南段取线于金牛道。

1242688

千年蜀道变迁,几载世事轮回。 如今,当你穿行在秦岭深处的公路、铁路线上,偶尔还会看到秦蜀古道的遗迹,尽管木质结构多被岁月侵蚀,但石壁上成排的凿洞,依然定格着时空的沧桑。

1242688

最初,我们对蜀道的认识可能只来自于李白的夸张式描述:“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但历史告诉我们,蜀道虽难,但并非完全封闭,正因有它,中国最早的两大天府之国(关中和成都平原)乃至中原地区才有了相当密切的联系和交往,并促使多种文化的融合。 所以,秦蜀古道不仅是一条政治之路、经济之路,更是一条融合之路。(石门栈道,摄影/大虫2012)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新窗口打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