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机狂轰滥炸兴宁的记忆!

回复 星标
更多
«
日机狂轰滥炸兴宁的记忆!
»

日机从1939年6月5日至1940年12月31日,先后轰炸兴宁20多次,兴城一中南院、北院、县政府、南街、北街居民区、中山西路、梯云里及衙背的房屋被炸坏最多,到处残墙断壁、瓦砾遍地、尸横街头,上百贫民被炸死炸伤。

据目击者陈英、饶其立、张德贤等老先生早年的回忆,日机从1939年6月5日至1940年12月31日,先后轰炸兴宁20多次,兴城一中南院、北院、县政府、南街、北街居民区、中山西路、梯云里及衙背的房屋被炸坏最多,到处残墙断壁、瓦砾遍地、尸横街头,上百贫民被炸死炸伤。


1938年,日寇把战火燃烧到华南后,沿海城市经常遭到敌机侵扰,兴宁一度紧张。1938年10月下旬,日机首次轰炸距兴城只有10多里的五华华城,兴宁可听到隆隆爆炸声。大家惊慌起来,中小学校迁移农村上课,商店物资向郊外疏散,大白天城内商店关闭,街上无几行人,城市居民纷纷迁居农村。县政府也加强了防空措施,设立防空监视哨,城内文昌祠楼上设警报站。同时为便于迅速疏散,还拆城墙几处为临时城门。警报一响,民众疏散到离县城一公里远的地方,利用树林、竹林及旧堡垒掩护起来。

1939年6月5日上午9时许,3架日机直飞兴宁上空,并在大坝里投弹多枚,炸死一名军官的家属。下午3时左右,又有5架日机在兴城上空盘旋,国民党驻军便在兴城城头上和神光山顶架起机枪扫射,敌机多次向神光山兵房投弹,兵房被炸得东倒西歪。接着又在兴城高空投弹,一颗炸弹落在南门汪屋塘边的城墙上,居民郑少古的头骨被炸开,当场死亡,惨不忍睹。以后日机经常前来骚扰,居民为了安全和谋生,上午7时后就带着炊具,到南济桥一带河堤上煮食干活,至下午4时以后才敢回城。


1939年6月30日,几架日机飞到兴宁上空,伪作过境,低空飞过,向东飞至兴城听不到机声时,忽又快速返回兴城上空,高空投弹10多枚,弹声隆隆不绝,炸中县政府及后街傅屋,炸死老中医罗菊如。过后不久,又有3架日机在兴城上空低空飞行投弹,驾驶员身影都可看见,文昌祠楼阁和其它几处中弹炸毁。

几天后,几架日机又一次空袭,兴城“五院”(即一中南院的大成殿和北楼及尊经阁、一中北院、法院、民众医院、县府大院)被炸,这次虽然死伤人数不多,但各处楼房炸塌甚多。

1939年秋至1940年夏,敌机空袭兴城密度增大,有时每三天一次,有时连续几天每天一次。投放炸弹多为100至500磅的爆破弹和杀伤弹,也有几次用机枪扫射。

1940年12月31日,日机18架分两批飞入兴城上空,高空投弹173枚,受炸地区自北街孙家祠侧到北门外紫金山一带,炸死几十人。在紫金山竹林里,炸死了回家探亲的国民党军少将罗阳模和6个染布工人,现场血肉横飞,死难者的大腿都挂在树梢上。

期间,日机还多次轰炸了兴宁龙田、水口、新陂等地,很多民众无辜受害。

(来源:梅州日报)

2015-08-25 07:34:39更新过
新窗口打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