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乃武泉下有知,聂树斌死不瞑目

回复 已回复1 星标
更多

杨乃武泉下有知,聂树斌死不瞑目

小白菜娇口轻咬,杨乃武功名尽废,却留残身余命;然而“河北王”一手遮天,只怕永世之下,聂树斌案仍难求一释。聂树斌,才是那个永不瞑目的人。

前一个故事发生在大清朝,成了晚清四大奇案之一。谁料到这故事的起因竟也是稀松平常,豆腐店伙计病故,其妻却被污蔑为与士子举人奸情所为。一桩小小的病故案,被县、府、省轮番审讯定成死罪,最后冤情居然直达中央,被中枢内阁、乃至慈禧太后所关注而获得翻案。冤案被翻之时,江浙、湖广、四川督抚强烈对抗中央,反对此案反复,由此引发了一起中央与地方、中央与湖湘势力的坚决对抗。由于掺杂了晚清政坛的政治势力的角逐,杨乃武就不仅仅代表了一个普通的读书人,他更代表了江浙本土乡绅与曾氏湘军派系的生死之战。杨乃武是幸运的,屈打成招之后居然能够昭雪,保留了一条性命,依旧不失为大清朝断案洗冤的英明之作。

“羊吃白菜”案件尘埃落定之后,上至督府,下至衙役,100多位清廷官吏得到了严惩:浙江巡抚杨昌浚、浙江学政胡瑞澜、杭州知府陈鲁、宁波知府边葆诚、黄岩知县郑锡皋、嘉兴知县罗子森、候补知县顾德恒、候补知县龚世潼统统被革职,余杭知县刘锡彤发配黑龙江效力赎罪。这对于被洗冤后疯疯癫癫的杨乃武、遁入空门的小白菜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莫大的宽慰。

640561

然而命运之神并不会轻易光顾聂树斌。

1994年,聂树斌被卷入河北省石家庄市一起强奸杀人案,并于次年迅速被枪决。2005年,落网的王书金却对此案认罪。2013年9月,河北省高院却裁定王书金并非聂树斌案真凶。2014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此案。在蒙冤21年后,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也就是说,已被枪决、埋入黄土的聂树斌被冤判冤杀了!

铁板钉钉的惊天大逆转,谁之过?是谁该对21年来忍死偷生坚持翻案洗冤的聂老父亲负责?

640561

有人揭露:“一手制造冤案的,是时任XX省委副书记、后在高层任职的许某某,而拼死阻止此案平反的则是已落马的前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而敢于认罪的王金书,却由于此案被屡次折磨,乃至生不如死。真凶认罪被逼供否认,含冤者死不瞑目,造冤者依旧逍遥法外。《新京报》撰文说:十八届四中全会文件中已明确错案终身追责。之前赵作海案、浙江叔侄案、萧山5青年抢劫杀人案等冤假错案,也都续上了“追责”的尾巴。聂树斌案也不可断尾,虽说它从复查到再审,没少遇到阻力,但若能将该案追责做成践行“有责必究,有错必罚”的法治标本,则不啻为最有力的亡羊补牢之举。

追责,就是为了维护法律的神圣权威。

那么,究竟要追谁的责?陈光武律师微博有以下披露:

(1)幕后黑手:已经道过,许某某、张某某两位。

(2)原一审二审主审法官、检察官及相关领导:时任河北高院院长、副院长、审判长、审判员、公诉人等,如平某某、王某某、康某某、梁某某、田某某、蒋某某等,就不一一列举了。

(3)侦查机关人等:石家庄公安局桥西分局和留营分局各位干警,包括尚某某、鲁某某、陈某、张某某、杜某某,法医王某某、吕某某、靳某某。

(4)证人:余某某、王某某。

640561

冤有头、债有主。大清国能因为一个冤案罢免100余位上至巡抚、下至杂役的官吏,如今,我们也相信。在一个法大而不是权大的国家,我们没理由不相信。

聂树斌案是一个法治标杆,全国人民都看着,不一定非要等到政治派系博弈的生死关头;那时,就晚了。

聂树斌,虽死犹生,如眼前。

好像有个人陪陪我

新窗口打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