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宁石马镇历史人物故事

回复 已回复1 星标
更多
«兴宁石马镇历史人物故事»
何南凤1588—1651»

何南凤,兴宁石马马下乡人,字道见,家名觉从,号知非,又号雷山,又称半僧先生,初堂老人,牧原和尚,跛足道人。明代万历十六年(1588)生,清代顺治八年(1651)卒,终年六十五岁。

南凤世家书香,父疑吾,字心吾,明代万历年间岁贡生,母刘氏。

南凤生而颖悟,过目成诵,每试辄冠军,年十五,入秀才,博览群书。早年,偶阅佛教《坛经》,恍然有悟,决计出家。他的父亲得知后,把他从佛寺带回来,仍叫他专心研究儒家经籍,年二十八中举(明万历四十年己卯),第二年入京会试,在途中遇见了黄山的普门禅师,相与谈禅,志趣相投,便又决定出家,再当和尚,远游山东、浙江、江苏、江西、福建。近至平远、龙川、潮州等地名寺。也曾在神光山佛寺住持多年,并在神光山麓亲建曹源寺一座。晚年定居江西南昌普济山,在寺内坐而逝。

南凤逝世后,他的门徒印致在普济山建塔一座,在塔内安葬南凤的骨骸。当年神光山南凤的僧徒也在曹源寺右边修建南凤的衣冠冢,安葬南凤的的发爪、法器遗物。

南凤有子二人,长名先甲,次名先庚,都入了秀才,一说先甲早年曾参加反清复明起事。

南凤信佛参禅,当了和尚,却不拘形式上的仪节和禁戒,仍饮酒食肉。娶妻生子,“成婚后,妻亦和,得子后,子亦孝”。

南凤性至孝,自谓“会元及第之念,幼长怀之,参禅看破。只因会试欠债,思得一薄宦以偿,再以慰老母殷望”。但他终未做官,晚年思念“老母在堂,杖履归省,依依亲舍者数年。”

南凤出家后,虽参禅弃儒,但终不忘儒。他认为儒释本无二致,僧和俗也是可通的。他以儒家的“格物、致和、平天下”与释氏之“明心见性度众生”为宗旨,时而出家,时而还俗,毫无拘束。作《半僧先生传》以自况。自谓“一言半语,本诸先圣之要,出诸自得之真。信得及者,依而行之,直可超凡入圣,度生死苦。则谓之半僧先生而己矣。”所著诗文不少,但他不愿集而成书,每数月,即取手稿投之于水火。今仅存他的门徒辑录的诗六十四首,歌吟赞偈十一首,尽牍八篇,文十二篇,名曰《初堂余稿》。前人有评:“疾没世而名不称,非先生志也。独怪今来,实学真才,脱然名利如先生者。回不多觏。”

王粤麟»

王粤麟,字仁甫,号兰斋,雍正十年(1732)中举人,出任湖南省桂东县的县令。

他办理政务,精明练达,揭发判处案件,真象神灵,打官司的人都互相警戒不要多生是非了。后调任湖南武陵县,武陵向来是事务纷繁的县份,往来的官吏很多,公务烦忙,应酬频繁,供应颇感困难,但粤麟却处理得井井有条,事情办得好,又没有加重人民的负担。上级有些疑难的案件,交给他审理,很快就能结案判决。

邻县有个船户谋杀搭客,杀死后,用绳索把尸首和大石条绑在一起,投到水潭中去,不久绳索断了,死尸浮起来,随河水流入武陵境。粤麟下乡视察,查到这个死尸,他认真查验,发现尸首上有明显的刀痕,确认为他一定是被盗贼谋杀的。于是他挑选了几十名干练的衙役,沿河逆水而上,仔细探访查缉,果然在武溪抓到了那个杀人的强盗。粤麟只审他一次,那强盗便乖乖的承认。粤麟便具呈把这件案情的经过上报抚军(即巡抚、省行政长官),抚军再报朝迁,清高宗皇帝看了十分高兴,提升粤麟担任贵州省永宁州的知州,同时发下诏书表扬粤麟,并且发下圣旨晓喻天下,叫所有做县令的人,都应该以粤麟为榜样,粤麟感激皇帝的恩遇,更加兢兢业业,图谋报答皇恩。

这时适逢粤麟的母亲逝世,只好回家治丧。孝服期满后,朝迁准备派他到湖北做官,这时全国各地都知道王粤麟是一个有才能的官吏,上级长官见到他,个个都表示钦佩。适逢湖北省江夏县的县令出缺,朝迁想挑选适当的人去接任,但没有可胜任的人,于是便委派粤麟去担任江夏县令。在江夏任职三年,粤麟和在武陵时一样尽职,而且更加清廉谨慎,上级长官怜惜他,提升他任荆门州的知州,接首因为交代未清,受到免职处分,且抄没他的家财。

原先,粤麟担任江夏县令时,革除了羡钱和赋税的陋规,减轻了人民的负担,因此也就减少了县财政的收入。粤麟除了规定的常年薪俸外,没有一点余钱,而公差应酬又十分频繁,因而不得不动了公款。可是,上级长官一向是清楚他廉洁的,得到所属的同事帮助,得恢复原来的官职。乾隆三十四年发放粤麟了放湖南,准备仍派他担任知州,还没有派出,便在长沙逝世了,武陵的人听到了,间有流泪衰悼的,并为他立了碑石,当作神明一样祭祀他。

2015-03-11 09:01:06更新过

客家先辈

新窗口打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