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蛋”称之为“春”

回复 星标
更多
为何“蛋”称之为“春”»

客家人对某些事物的叫法比较特殊,往往取吉讳衰,且常有一番寓意。举些例子:伞,因讳“散”而叫“遮”,散与遮意义完全相反;猪舌,因讳“蚀”而改叫猪“利”;熟猪血,因讳“出血、见血”而改叫“猪红”;把“转潮”说成“转润”,谐音“转运”等等。


卵,客家话指蛋,乃承古义,如“以卵击石”“危如累卵”“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等,其中的卵即是“蛋”。但客家话里“卵”亦有歧义而往往也暗指男睾,此称不雅;卵,多数客家地区读音近“乱”(五华音相同),“乱”为吉之大忌,故而被讳,“乱”相对应的吉词是“伸”(音春),意为整洁、圆满、顺畅(参照上一节《“春车”与习武》)。 客家人的风俗中,鸡“春”为吉祥之物,人们把“春”装进竹篮内,加盖一张红纸,作为礼物赠送,寓意红红火火,春春车车;“春”亦是婚礼中的吉祥之物,新郎新娘拜堂后,新郎把煮熟的红“春”食完,寓意顺意与圆满;“春”亦常作为敬品和祭品,人们常把“春”煮熟并用红曲染成红色,作为小三牲来祭祀伯公。因此,在客家人心中“春”是食品、是礼品、是敬品,“春”是吉祥之物。


卵,因讳“乱”而改叫“春”,是客家人风俗的保留,客家话里较少直接称“蛋”的,多称为“春”。——不过,梅县及部分客家地区仍保留称蛋为“卵”更古的叫法,因为“卵”与“乱”梅县音差别较大,而不必讳之。南方方言 “膥 ”(音春),意亦指卵与蛋,此为后人依其义而凭想象所造之字,并不吻合客家话“春”(蛋)的吉意,也不能诠释“春”的所有意义。

517652732015-03-20 10:07:23更新过
新窗口打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