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深宫人未识的兴宁

回复 星标
更多
藏在深宫人未识的兴宁

世界客都梅州与藏在深宫人未识的兴宁

(宁江赤子)梅州从不缺客家文化载体,郭沫若早在五六十年前,即称颂梅县文物由来第一流。足以让高山仰止的黄遵宪和何子渊等,是否得到当局真正的推崇和尊重?梅州中学堪称广东名校,走出八位院士和民族英雄谢晋元等,为何会让校友感叹:俱往矣!昨日辉煌?

闽粤赣边区,龙岩市早已是海峡西区重要区域。两年前,赣南等原中央苏区,也获国务院专文支持振兴。唯有梅州市,虽称世界客都,却似曲高和寡。即与省内河源客家兄弟相比,既缺绿水青山,又不见金山银山。虽仍披着“文化之乡”的长衫,但却日益变味。城乡四处飘荡着麻将啪啪之声,加上市区“狗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神韵。实在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倒是履新广东不久的“胡哥”一语中的,世界客都更要有实实在在的文化载体。文化是历史的积淀,活在你我心中。一味用金钱做大和粉饰扮靓,一时风光过后,多半适得其反。

梅州客家围龙屋申办世遗落选便是自讨没趣。作为围龙屋真正策源地和中心,兴宁原汁原味的古民居却被视如草芥,偏以中西混血的裙楼取而代之。如此指鹿为马,喜新厌旧,当初即被痛斥为文化造假。申办组织者若真心存客家文化之心,就不必如此短视。
何况梅州从不缺客家文化载体,郭沫若早在五六十年前,即称颂“梅县文物由来第一流”。足以让高山仰止的黄遵宪和何子渊等,是否得到当局真正的推崇和尊重?梅州中学堪称广东名校,走出八位院士和民族英雄谢晋元等,为何会让校友感叹:俱往矣!昨日辉煌?
大山大江中的大埔客家,注定令人荡气回肠。曾走出罗卓英等三位战区司令和四位省主席,与韶关籍薛岳将军等一起成就了客家将军的抗战威名。田家炳先生宁愿卖掉豪宅,也慈善到底,这才是真正崇高伟大的生动写照。

即便市管后被涂鸦得面目皆非的兴宁,纵使是衣食住行等小节,仍无愧为千年古邑。历史上的纺织之乡、黄酒之乡和围龙屋之乡,都是脚踏实地。《罗家通书》和《刘氏族谱》的影响,遍及华人之地。改革开放初期,辖属的黄陂还是广东拥有最多车辆的乡镇。

兴宁籍罗香林和李善邦,无论怎么看,都代表客家文化的双峰。前者为全球一亿多客家人正名。后者建起中国第一个地震观测台,发现亚洲最大攀枝花铁矿。2002年,在长城八达岭上,国家多部委和北京市为李先生铜象举行了庄严隆重的揭幕仪式。

渊公何子渊是辛亥革命元老,孙中山最重要助手之一和中国现代教育的奠基人。曾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筹建梅州琯坑钨矿,经兴梅两县县长保举出任董事长,进行大规模开发,将矿产盈余源源不断输进国民政府的财政系统。他的祖传产业箭竹顶茶场,是当年革命党人的秘密据点,生产的茶叶曾馈赠孙中山、廖仲恺等名人。

广东北伐军总司令平远人姚雨平,与何子渊及龙川主盟人萧惠长有袍泽之谊,曾师从何子渊。蕉岭籍丘逢甲,曾被何子渊等创办的兴民学堂聘为首任校长。丘逢甲还担任过韩山书院、东山书院和澄海书院主讲,至汕头创办“岭东同文学堂”,成为粤东新学的一面旗帜。

何子渊子侄等后人,是辛亥革命和北伐的先驱,十九路军浴血奋战的抗日将士。兴宁籍廖鸣欧中将,曾协助余汉谋一举粉碎了广东军阀内外勾结阴谋,取得粤北保卫战大捷。负责管理日军战俘时,怒斥企图用金钱收买他的日军司令官。廖中将早在东征中即表现出色,被廖仲恺称赞为特别得力之军事人才。

回顾历史,兴宁作为第六战区所在地,不乏开拓奋进,忠勇牺牲,大爱无疆,竭尽全力保护无辜生灵免受涂炭的仁人志士。因此又称为抗战时广东的大后方,统领着包括梅州、河源和惠州等大部分区域,庇护着数于万计的潮汕精英和不少港九地区的文化名人,如何香凝等。还是廖鸣欧中将,解放前夕担任惠州保安司令,积极策动粤东和平起义。可未曾料到,当挚友李洁之中将把兴梅大地完好无损交给新中国后,自己却被潜伏特务出卖,当街射杀!

解放后的兴宁,堪称燃烧了自已,照亮了南粤。龙川、兴宁、平远和梅县等青山绿水,决不会忘记:当年四望障的优质煤炭,是怎样坐着小火车一路欢歌,源源不断地进入珠三角和潮汕平原。这又岂是破产转制,以及厚黑狼毒引发的惨剧等所能遮天弊日的?历史是在矛盾中清理出来,最后由觉醒后的人民书写的。

就在前不久,汕尾网民发贴盛赞兴宁人克已精神。某著名军事网站则发贴,满怀欣喜写道“又见兴宁机场战机飞…”。兴宁机场是英雄的机场!是兴宁人民头顶肩挑,牺牲最好良田沃野建立起来,象雄鹰一样拱卫粤东北大地的机场。不妨翻开人民空军史上浓墨重彩的一页:“从战位极佳的兴宁机场起飞的歼6,世界上首次超音速毙敌……”。在此轻声问一句,这成就半个世纪英勇传奇的空军雄鹰,会不会恰好也沾上宁江盆地的灵气和锐气?

我深信,淘尽黄沙始见金。兴宁是名符其实的红色老区。解放军主要创始人周恩来,当年亲率黄埔学生军东征时,就在兴宁取得决定性胜利。后又专程从揭阳班师回来,驻扎在兴民中学一带,在何子渊、罗师扬协助下,组织上万军民,在今天的兴宁体育场所在地,举行追悼孙中山大元帅公祭大会。也正是这座体育场,输送了七位响当当的国脚,写下了足球之乡的壮丽诗篇,为“内战内行,外战外行,黑暗横行”的中国足坛留下了一片最后的绿叶。

2014-12-10 06:50:08更新过
新窗口打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