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闻“汪刘反革命集团”中惊天“少年犯”廖贻谋先生猝逝(转

回复 星标
更多

  惊闻“汪刘反革命集团”中惊天“少年犯”廖贻谋先生猝逝(转自张长兴)

     廖贻谋是当年“汪刘反革命集团”中的成员,据说本应处死,但考虑到年小,才留下一命!
     他非常聪明,20多年前,他就在各级报刊发表许多文章,连非常难上的《南方周末》,也有他的大块杂文刊出。
     接着,他任兴宁市宁江诗社副社长,但不久他辞职。他告诉我:“这个刊物档次低,那些老头子的诗作太保守,思想陈旧,没意思的。”
     以后他出了文集,特赠我一部。他的书前面有他的漫画,画的是一条大鱼,被痛苦地卷困在小水桶里。这是他的自我写照啊!
     那时候我也非常活跃,各级报刊常有文章发表。而就是他,和兴宁市的文联主席老董先生,于1986年左右联名介绍我加入梅州市作家协会;而且,那时候的梅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是很少的。
    他始终没有进入公务员队伍吃皇粮,只能在企业打工。但兴宁的企业工资低,他不得不离乡背井到深圳拼搏。此次,近20年来,彼此红尘辘辘,忙于生计,就没有联系了。
    他如此英年早逝,太可惜了!
    真是老天不公,也是中国大陆对他不公啊——

                   2014,4、25


  附——    
            兴民中学的刘向农校长是怎么死的
                        ----------市井怪事录之九

   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兴宁县才几位中国民主同盟盟员;而兴民中学副校长刘向农便是其中的前辈。而在文革期间,竟被中共处决!
  文革后他被平反。我长时间任兴宁民盟市委宣传部长,曾大声呼吁:“老盟员刘向农是怎么死的?”可惜,谁也不理睬我。
  前些时候,李青冈同志在《一樽还酹江月》中写道――

  副校长刘向农,历史清楚,加入了民主同盟……1956年下期调来兴民中学任副校长。县上派他到广东教育行政学院学习。学习期间,他以民盟身份,讲了与章罗联盟、费孝通、储安平等人的言论一致的话,写了万言上诉书,就已受到学院的批判。当时学院党委要他回兴宁参加整风并转来他的“万言书”,提出意见:“如他在县整风学习鸣放中再敢端出其言论,就应划为极右了。 ”

  果然,在兴宁他被划为极右分子送去劳改,开始了人生的炼狱。
  他“汪刘反革命集团”之死罪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前些天,我出席兴宁市政协文史委员会会议,碰到多年任县委书记秘书、办公
室主任的资深人士卢焕平同志。他说:“我就参加了刘向农被处决的宣判大会,当时,林彪――林副统帅不能反对,否则,是‘现行反革命’!他却说林彪是‘奸臣’!分明是说对了的……”
  啊,原来如此!但是,至今即使在民盟,也没几个人明白;看来,今后也不会有谁宣传这位英烈了!然而,最让人尊敬的是其亲戚,他们对变好了的中共心存感激,以“刘向农先生后裔”名义捐5000元购置兴民中学语文教研室设备!呜呼――
据说,当年告发刘向农等、并将其置于死地的某人,至今安然尚在。不知他受过处罚否?更不知他内心是否会忏悔?……
             于2006年1月


新窗口打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