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在梅州:用生命和鲜血书写光辉的历史

回复 星标
更多
辛亥革命在梅州:用生命和鲜血书写光辉的历史

100年前,风起云涌的辛亥革命成功推翻了清朝的统治,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来的封建帝制,开启了民主共和新纪元。在这场伟大的革命斗争中,梅州,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在辛亥革命的一系列事件中,梅州的革命志士始终积极参与,用生命和鲜血,书写了一页又一页光辉的篇章。

黄冈起义:梅州志士初试剑

同盟会成立后,反清革命浪潮风起云涌。1907年5月,同盟会在广东潮州黄冈发动了反清起义,史称黄冈起义。

  发动这次起义的人物是潮安人许雪秋,他在1906年在南洋与孙中山相识,并加入了同盟会,后被委任为中华国民军东军都督,主持岭东军务,遂返粤为武装起义做准备。

  许雪秋回潮州后,迅速召集同志进行起义的筹备工作,梅州的革命党人谢逸桥、谢良牧、李次温、李思唐、张煊、郭公接等参与其事,与许雪秋密切配合,筹备、布置起义事宜,发挥了重要作用。

  1907年2月,许雪秋与澄海陈宏生、梅州谢逸桥、谢良牧等决定在19日,进攻潮州城,但临到预定起义时,饶平一路义军因领队临阵脱逃而未至,其余各路义军时聚时散,行动不得不中止。虽遭挫折,革命者仍决定于5月25日在黄冈再度发难。当时谢逸桥的伯父和父亲在潮汕铁路公司占有相当股份,颇有势力,谢逸桥得以迅速到汕头铁路公司任职,借身份之便,以一己之力,承担起革命党人运送枪械、传递信件的事务。

  由于不慎走漏风声,革命党人的行动引起了清潮州总兵黄金福、黄冈都司隆熙的警觉。5月21日,黄金福派兵勇数十名进驻黄冈镇,并借故捕去党人2名。革命党人陈涌波、余既成等见事态紧急,次日即聚集党众200余人于黄冈城外起义。经过一夜血战,攻克黄冈。

  23日,起义者在旧都司衙门成立军政府,举陈涌波为司令,余既成、张跃为副司令,以“广东国民军大都督孙(指孙中山)”或“大明都督府孙”的名义布告安民。起义军纪律严明,深受群众拥护,附近贫民纷纷参加义军,队伍很快发展到五六千人。这次起义事出仓促,具体主持者不了解通盘计划,事发后才派人去香港请许雪秋来督率义军。当时黄金福部清军已到达离黄冈20里的潮州。于是,起义军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由陈涌波率领,直趋潮州、汕头,目标是乘黄金福带兵外出之时,攻占其巢穴;一路由余既成率领,直接奔向潮州,攻击黄金福部。25日两路军队同时出发。余既成抵达潮州时,天已黎明,而清军早有准备,因此,初战失利。进攻潮、汕的义军,得知潮州失利,便立即改变计划,转援余部义军。恰于此时,清广东水师提督李准所派援军到来,双方夹攻义军,因而潮州未能攻下。

  27日,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陈、余决定解散队伍,转往香港,起义遂宣告失败。

  黄冈起义失败后,谢逸桥等革命党人回到梅州,与梁鸣九、温靖侯、张谷山、姚雨平等在松口、梅州组织体育传习所,取法陆军学校制,修习军事技能,为革命储备力量。

  黄冈起义在我国近代民主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首先,它是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反封建的民主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次真正的反封建反专制的民主革命斗争。其次,它激发了潮梅人民的革命精神和斗争勇气,对潮梅及其周边的民主革命活动,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广州“三·二九”起义:死葬黄花骨亦香

  1911年4月广州爆发““三·二九”起义(农历三月二十九,又称黄花岗起义)。在这次著名的起义中,参与的梅州人有饶辅庭、周增、林修明、陈文褒、张学龄、李炳基、黄嵩南、李挺生、张引士、王兴中、郭典三、姚雨平、郭冠雄、廖叔唐、刘纯珊、温奋立等人。其中姚雨平参与起义的组织指挥,负责运动清军、民军。

  同盟会接受历次起义失败的教训,在起义发动前进行了认真细致的准备。统筹部决定发难日期定在4月13日,分10路进攻,黄兴为总司令,赵声为副。但由于种种原因,起义日期不得不一再推迟,起义计划由原来的十路进攻改为四路举事。首先是温生才刺杀署理广州将军孚琦的行动引起广东清政府的警觉,全城戒严;其次是部分革命党人未能如期到达。

  这次起义,四路起义队伍,除黄兴一部及顺德会党按期发难外,其余各路均未行动。受温生才事件影响,新军子弹被收,部分参与起义的新军士兵没有作战能力;胡毅生、陈炯明因风声紧逃出了广州城;姚雨平所部因胡毅生刁难,未能及时领到枪械,起义爆发后无法参战。起义实际成为黄兴一路的孤军作战。

  至4月27日,在重重困难面前,黄兴决定按期发难。下午5时30分,黄兴带领“选锋”120余人,臂缠白巾,手执枪械炸弹,吹响海螺,直扑督署。由于寡不敌众,苦战一昼夜后,义军伤亡过半,起义失败。参与起义的梅州人均作战英勇,勇往直前,与清军浴血苦战,其中饶辅庭、周增、林修明、陈文褒、张学龄壮烈牺牲或被捕遇害,与另一位被清廷在惠州逮捕押回广州杀害的梅州人陈文友,一起葬在黄花岗。同盟会员、南社成员叶楚伧在《楚伧文存》提到:“义师已败,修明后至,自长堤挟二枪以入。(有人)勖以‘大师既蹶,死亦无益,徐谋继起者。’修明慨然曰:‘临危苟免,非忠也,负约图存,非义也。负国负友,生也何为?’竟入,被获于东门,遂遇害。”这些优秀的客家子弟用自己的生命,在中国近代革命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

  起义失败后,广州革命志士潘达微收殓牺牲的革命党人遗骸72具,葬于广州郊外的红花岗,并将红花岗改为黄花岗,史称“黄花岗72烈士”。 后来据调查,这次起义牺牲的烈士实际有86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黄花岗起义前后,梅州籍同盟会会员温生才、陈敬岳伏击清廷大吏,震慑反动政府,慷慨就义。后来民国政府把他们的遗骸,与林冠慈、钟明光的遗骸一起安葬在红花岗,史称“红花岗四烈士”。

梅州光复:铁汉楼飘五色旗

  1905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同盟会成立后,潮、惠、嘉三府被革命党人视为发动革命的重要地区。同盟会会员谢逸桥首先受命回岭东进行革命活动。他回乡后即与同乡温靖侯一起去联络长乐(今五华)的张谷山、李济民;兴宁的肖惠长;平远的林鲁传、姚希尧,以及嘉应州本属较有声望的开明人士吴登初、卢耕甫等。在嘉应五属(长乐、兴宁、梅县、平远、镇平)等地成立同盟会分支机构,发展了一批会员,为推翻满清地方政权积蓄力量。

  1907年,潮州黄冈起义失败。参与其事的革命党人谢逸桥、丘映芙、温翀远等人,在总结失败教训的基础上,领悟到如果没有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和一定数量的军事人才,起义成功是不可能的。为此,谢逸桥与其弟谢良牧和温靖侯在松口创设了“松口体育会”,作为培训革命党人的场所。与此同时,嘉应州城也设立体育会,训练军事人才,由邓石甫统领。梅州商会也设立商团武装,由邓华甫管辖。梅城体育会的义勇队和梅州商团武装,后来在光复梅州时,参与举事。

  1909年,梅州发生“嘉应党狱案”,大批梅州革命党人受到牵连,一些人如姚竹英、姚希尧瘐死狱中,部分人士被迫出走南洋等地。尽管如此,身份未暴露的同盟会员坚持革命活动,与海外、外地的同仁气息相通,继续发展革命组织。

  1911年10月武昌起义爆发前夕,在东京的革命党人钟动奉命回国,偕同曾勇甫由香港秘密返抵州城,在曾氏义祠的“冷圃诗社”会集同人,准备起义光复梅州。同时,松口的廖叔唐、李思唐、温翀远等亦加紧做好光复梅州的准备工作。

  革命党人曾勇甫、钟动等了解到当时嘉应州知州陈寿繘、游击署的游击白如镜身边仅有老弱的“绿营”兵数十人,是不堪一击的,但驻防当时由泮坑人熊佐臣统率的巡防营,尚有三百多人,枪械比较好,对革命举事阻力较大。认为如果仅靠目前之革命武装硬拼,我方损失必大,且无成功之把握。于是,革命党人先后派出黄玉屏和黄干甫向熊佐臣劝说,曾勇甫先拿出8000大洋,作为巡防营交出枪械的反正经费,通过策反,使巡防营最终倒戈。

  1911年11月11日,钟动等人在梅城考棚内成立梅州军司令部,曾勇甫为总指挥,钟动为参谋长。派人到处张贴《讨满檄文》,告示安民,宣布独立。时嘉应州知州陈寿繘、游击白如镜,见大势已去,各自向梅州军司令部投降,并缴出所有公款和枪械及兵符印信。城内外群众纷纷高举五色彩旗,涌上街头,连放爆竹,共庆州城光复。不久,参加兴宁光复的同盟会员熊越山回梅,认为革命不够彻底,将属于满人的清游击白如镜处决。

  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先生就任临时大总统职,实行新制。光复以后的梅州,在曾勇甫、钟动行使职权期间,亦按此新制办理,便发出通知,要求嘉应本属36堡各选派代表二人组成州议会。经州议会议决:一、将嘉应州改名为梅州;二、实行军民分治,投票选举州长。结果,卢耕甫当选为州长。此后几天,梅州各县也随着光复,并各自建立了议会政权。

  梅州虽然和平光复,但管理地方事务的革命党人,却因背景、思想等方面的分歧产生裂痕,形成以曾勇甫为首和以邓石甫为首的对立两派。1912年初,邓石甫领导的义勇队与曾勇甫领导的原巡防营武装发生冲突,后者将前者的驻地团团围住,有史料指邓石甫一度被曾勇甫的武装扣留。局势一度剑拔弩张,满城人心惶惶,即所谓的“五甫闹梅州”事件。事件后因松口革命党人及梅城士绅的调停,和平解决。

姚雨平率军北伐:仗剑非求万户侯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广东和平光复。远在南洋的姚雨平紧急返回广州,与军政府都督胡汉民商议时局,姚雨平以太平天国的教训为例,主张组织军队北伐,支援长江一带遭清军攻击的革命军。胡汉民深以为然,即授命姚雨平组建北伐军。该年冬, 8000多人的北伐军组建完成,年方三十的姚雨平被任命为总司令,发表誓师文,分三批借道海路,抵达上海,转往南京。

  在这支北伐军中,担任要职的还有不少梅州人,如张文任参谋长,林震任高级参谋,以及谢星桥、邹鲁、吴倚沧、姚海珊、王锡民、姚雨香等人。军中有一支300余人的华侨炸弹队,为南洋归国的爱国华侨组成,其中有三分之二的官兵是嘉应籍和大埔县籍人士,在北伐作战时,立下了赫赫战功。

  1912年,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后,清军将领张勋率军沿津浦线南下,粤军北伐军总司令姚雨平奉临时大总统孙中山之命,率粤军将士挥戈北渡长江,迎击清军。

  广东北伐军在固镇与张勋等清军遭遇,在对方兵力多于己方的情况下,姚雨平指挥粤军英勇杀敌,突破敌军防线,追击溃退的清军至宿州城下。在宿州,粤军获得嘉应州籍的知州李维源的帮助,洞悉敌情,与清军大战。这一役,清军拥有炮兵和骑兵,军力颇占优势,但姚雨平身先士卒,冲锋在前,使北伐军士气大振,无不以一当百。从拂晓时分战至下午三点,清军大败,退出宿州。北伐军乘胜挺进徐州,在徐州城下,再次打败张勋的部队,迫使其带领残兵奔往山东济南。战局令清廷大为震惊,加上内部袁世凯的逼宫,清帝乃于二月二十下诏退位。

  1912年4月南北议和,孙中山辞职,袁世凯继任临时大总统。北伐军实施裁军解散,卸下军装的上将姚雨平加入了南社,并与一批南社人士柳亚子、苏曼殊、叶楚伧等一起创办《太平洋报》,并自任社长。

  广东北伐军的胜利,对于保卫南京临时政府,促使清帝退位,实现南北统一,起到了不可磨灭的历史作用。第一,有力地捍卫了新生的革命政权。袁世凯乘新生的民国政权立足未稳之时,命令张勋所部自徐州沿津浦线直扑南京。由于粤军奋起北伐,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退了张勋所部顽军,夺取其巢穴徐州,解除了清军对南京的威胁,用胜利捍卫了新生的革命政权。第二,促成了清王朝的覆灭。清末代皇帝溥仪的“逊位”,是革命派长期斗争的结果;之所以会在1912年2月12 日发生,是由于广东北伐军北伐胜利所促成。临时大总统孙中山,把此次北伐之役视作建国之役,当北伐军烈士遗体归葬金陵建墓的“民国元年三月”,他挥毫亲题“建国成仁”碑铭,并署全衔“临时大总统孙文题”8字。足见孙中山先生是以最真诚的敬意、最崇高的礼仪,以国家元首的身份,评判此次北伐及其殉难烈士的作用。

2014-12-15 11:39:08更新过
新窗口打开 关闭